望岳谈丨这个国庆假日,为啥这么有“年味儿”

望岳谈丨这个国庆假日,为啥这么有“年味儿”
提早带着2岁的女儿回新泰老家等候“过节”,还没进院门我就被家门口的阵仗吓到了。红灯笼早早挂在了大门口,公公挑了两大盆开得最旺的金桂摆在两头,芳香阵阵。一进院门,宅院里君子兰开的火热,十几个花头齐齐敞开,挤在大花盆里。墙边围了一圈的盆景都被细心地修剪过,又精心摆好了方位。一股鲜香的酸甜味儿飘来,厨房炉子上竟然还炖着新年才做一次的“酥锅”,模糊间让人认为这是要新年了。  “哎呀,可回来了,酥锅立刻就出锅。”婆婆快乐地逗着闺女,“给你胖爸爸多放了五花肉,正午你先尝尝。”  这个中秋节,婆婆把新年期间压抑着的“过节心境”极大地释放了出来,把中秋家宴的标准提了又提,专门给小孙女做的菜就组织了三个。  正午吃饭,婆婆又给我们“组织”开了。“螃蟹今日我们吃一顿,剩余的中秋那天吃。”“尝尝酥锅,我放的蜂蜜,这次带鱼放的多,尝尝鲜不鲜。”“这是楼上你李奶奶蒸的大包子,传闻你们回来专门送下来的,她蒸包子一绝”……  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一顿风卷残云,酒足饭饱后,我们心里都熨帖得很。身为老党员的爷爷“按例”总结了起来:“在我国日子多么美好呀!假如现在国内疫情还像国外那样,中秋节必定无法好好过了。我们的优势,无法比啊。”  “对!”小女儿接话接得快,引的我们一阵大笑。  公公的这次饭后总结让我颇有同感,有国才有家,家是最小国,国是最我们。中秋撞到了国庆的“怀”里,更让人深入领会到了国和家的联系,国家的概念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详细明晰。美好都是斗争出来的,生逢盛世,更应加倍努力,更美好才不孤负。